新闻是有分量的

袁照来到北大培文

2018-06-02 21:26栏目:人生
TAG:

  2018年4月13日,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,柳袁照从北大原校长周其凤手中,接过北大培文教育集团总校长的聘书,开启他教育人生中一段意义与挑战并存的新旅程。

  从素雅柔美的南方,走向阳刚威武的北方从原来的苏州第十中学,到北大培文教育集团;从体制内走向体制外,从一所学校到如今的二十多所加盟校……这无疑是柳袁照生命中跨度最大的一次改变,也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一次抉择。

  从苏州十中的西花园,到北大未名湖畔,对柳袁照而言是精神的皈依,也是回归教育原点。办一所从空间到精神意义上的“大学校”,是他的新使命,也是他久存的心愿。

  2018年4月13日,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,柳袁照从北大原校长周其凤手中,接过北大培文教育集团总校长的聘书,开启他教育人生中一段意义与挑战并存的新旅程。

  从素雅柔美的南方,走向阳刚威武的北方;从原来的苏州第十中学,到北大培文教育集团;从体制内走向体制外,从一所学校到如今的二十多所加盟校……这无疑是柳袁照生命中跨度最大的一次改变,也是需要莫大勇气的一次抉择。

  但其实,回看柳袁照的思想轨迹,这样的改变或抉择,又是那么妥帖自然,没有丝毫违和感,仿佛机缘早定。从西花园到未名湖,这个在“最中国的学校”里践行“诗性教育”的校长,来到了心目中的圣地。对柳袁照而言,这是精神的皈依,是回归教育原点。

  十几年前,在苏州十中百年校庆前夕,柳袁照出版了一本教育随笔集,书名就叫做《感恩蔡元培》。

  “感恩蔡元培,不只是为了回忆,更是为了薪火相传,使十中这所几易其名、沉淀了岁月风雨的老校枝繁叶茂,昂昂然站立于天地间。”柳袁照写道。

  感恩源于发现。当初,离开教育行政机关来学校当校长,柳袁照完全是个“生手”。幸运的是,潜心研读校史的他发现了蔡元培,并寻根探源地发现了沉睡已久的文化宝藏,从此走上一条不循惯常的校长之路。

  苏州十中与蔡元培,可谓渊源颇深。十中的前身振华女中,是由蔡元培的师母王谢长达创办。蔡元培是这里的校董,曾来校发表演说。在他的引荐下,学校一时名流云集,章太炎、周诒春、胡适、竺可桢、陶行知等纷纷前来讲学。百年来,学校先后走出杨绛、何泽慧、费孝通、李政道、彭子冈等杰出校友。

  如此星辉斑斓的校史,令人仰望!而柳袁照的独特之处在于,他不是把百年校史简单地当作育人资源,而是从中找到了办学的智慧与灵感,找到了一条人文的、审美的、充满理想色彩的办学之道。

  在柳袁照眼里,学校应该是美的。他修旧如旧,把一所原本极普通的校园改造得像苏州园林一样美不胜收,又在移步换景中蕴藏着教育者的匠心。在他眼里,教育应该是美的,他找到了诗歌这个最适宜的载体,带着学生和教师一起写诗、吟诗,在平淡、琐屑的教育生活中寻找诗意、唤醒诗性。

  在这个被媒体称为“最中国的学校”里,柳袁照用写诗这一“最中国”化的表达方式,对抗着教育的世俗化、功利化倾向。也正是这样的特立独行,使得柳袁照的办学能够企及蔡元培等一代名家大师开创的教育传统。

  众所周知,蔡元培掌校北大期间,大胆革新,开“学术”与“自由”之风,主张“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”,为北大奠定了重要的精神基石。蔡元培对中国教育影响至深的,还有他在国内首倡的“美育”思想。他提出“以美育代宗教说”,曾大声疾呼,“美育是最重要、最基础的人生观教育”。

  而柳袁照一直虔诚地认为,自己在苏州十中所做的一切,精神渊源就是蔡元培。 “那是蔡元培的美育理想、美育思想的一次现代诠释。”他说。

  别有意味的是,在离开十中校长岗位前,柳袁照在西花园里做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为蔡元培树了坐像。那时候的他不会想到,自己有一天会来到未名湖畔,与北大、与蔡元培结下更深的缘分。

  从这个意义来说,柳袁照来到北大培文,仿佛头上有灵光指引,冥冥中自有定数。

  和柳袁照一样,北大培文教育集团总裁高秀芹也是一位诗人。她是北大中文系的博士,师从谢冕教授。在柳袁照的入职见面会上,她用诗人般的热情,充满期冀地说:“柳校长是出色的诗人,一直推行‘诗性教育’。而北大是中国新诗的发源地,请这样一位诗人来掌舵北大培文,对我们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和意义。”

  看得出,与北大培文结缘,是诗人的惺惺相惜,也是价值的认同与相互吸引。这让柳袁照满怀欣喜:“选择北大培文,意味着选择优秀、选择了优秀的文化教育传统。”

  4月13日,在柳袁照接过聘书的当日,一场题为“大学精神引领与基础教育发展”的培文教育论坛同时开幕。

  “这是北大培文第一次举办这样的高端学术论坛。”高秀芹在论坛上致词说。毫无疑问,这既是北大培文的一次全新亮相,也是试图以一种新的形式传递其品牌影响力。

  参加这首届论坛的,可谓是名家云集。其中有北大原校长周其凤、清华大学原副校长胡东成、北大教授谢冕、北大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、中国教科院研究员储朝晖、蔡元培的孙女蔡磊砢……此外还有一批中学名校长: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、海亮教育集团总校长叶翠微、邯郸一中校长高玉峰……围绕论坛的主题,对于什么是大学精神、大学精神能否引领基础教育、如何引领基础教育等话题,大家各抒己见,隽语迭出。

  大学精神如何影响基础教育?正如周其凤在演讲中所言,这是一个很大、很难同时也很有价值的命题?

  举办这样一场学术盛宴,选择这样一个研讨主题,对柳袁照来说,同样富有深意。这其实也是他留给自己的一道思考题。

  在即将任职北大培文前夕,柳袁照最新一本教育文集要出版了,书名就叫《学校应该是一个有诗意的地方》。从某种程度上,那本书更像是一个总结、一次告别。让学校成为一个有诗意的地方,是柳袁照在苏州十中任校长15年的理想追求,也是他最重要的思想收获。在书的序言中,展望北大培文的前景,柳袁照说:“我期盼,所有的培文学校,将都会是这样的地方。”

  如果说,在苏州十中的“诗性教育”实践,更多出于柳袁照诗人的直觉本能,如今在北大培文,柳袁照有了更清醒的文化自觉。他开始思考,用什么样的思想文化去引领整个教育集团的发展?

  2月27日,在山东济宁,那是柳袁照就任总校长后,第一次在集团下属的学校亮相。对于他理解的培文学校与培文教育,柳袁照用诗人的语言作出了这样的描摹:

  “以北京大学为背景,以蔡元培教育精神为底色,以‘创造’、‘博雅’、‘兼容’、‘人文’、‘科学’等为特色,实现教育与文化融合、大学与中学沟通、本土与世界辉映、历史与时尚互盼,成为中国基础教育的一道亮丽的风景。”

  在北大培文教育集团总部的墙上,写着这样的发展目标——“做中国最专业的基础教育机构”,同时还有作为集团名誉董事长的周其凤题写的校训——“因培育,得创造,共成长”。

  这样的目标与理念,也引发柳袁照的追问与思考。什么是最专业的基础教育管理?如何实现培育、创造、共生?像在苏州十中一样,他也把自己的追问与思考抛出来,在培文管理团队的微信群里展开讨论,引发大家一起反思、一起在智慧碰撞中建立共识。

  任职一周后,柳袁照召集的第一次集团教学研讨,主题是学校体育艺术特色课程建设。柳袁照谈到了美育,他说,要传承北大文化精神传统,将蔡元培的“美育”思想落到实处,把学校建设成为美育的基地。

  北大精神、蔡元培、美育思想,这似乎说明,作为理想主义者的柳袁照正在对北大培文进行反身性思考。他首先要想明白,北大培文是什么,要到哪里去?

  经过多年发展,如今的北大培文教育集团,掌管着全国10多个省的20多所分校,还有多所加盟学校正在筹建中。

  从任职第二天开始,柳袁照就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全国各地的分校,济宁、郑州、开封、湖州、鹤壁、贵阳、泉州……每到一所学校,他都会深入课堂听课,然后召开教师座谈会,组织校长、管理干部、教师们谈现状、谈发展、谈问题。大多数时候,他只是安静倾听,不轻易评价和表态。

  对柳袁照来说,当务之急是尽快对培文教育进行“摸底”,作出一个基本的判断,然后形成集团内的价值共识与思想引领。这些天来,他边走边看,并把自己的思考持续写下来,发表在集团的微信公号里,及时与同仁们分享。

  在集团微信公号里,柳袁照进行的另一项重要的文化建设行动,就是组织教师们对北大培文的教育理念进行系统解读:什么是“北大精神”?什么是“博雅教育”?如何理解培文的“办学宗旨”?

  不久前,与培文教育论坛同时,北大培文举行了一次“闭门会议”,召集各地的分校校长和学校筹备组组长,每人5到8分钟时间,汇报教育实践与思考。按设想,这应是一次教育理念和精神的分享,但或许是大家还不习惯,陈述中大都过于“务实”,谈得更多的是优越的硬件、良好的师资、不错的生源和亮眼的成绩。

  那次会议,柳袁照原本要做总结发言,但他临时改变了主意。当所有人讲完,他面沉如水地走上台,只讲了一句话:“今天我们在北大校园里谈论博雅教育。我想提醒大家的是,我们不能冠以北大之名,却在做自己的事。即便成绩很差的学生,我们也要关注他们的精神成长,让他们心中有诗意。”

  这或许从一个侧面说明,要打造以北大精神为底色的培文教育理念,要形成价值共识,柳袁照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
  显然,办出一批传统意义上的“优质校”,不是柳袁照的教育追求。办学多年,他从不会把分数和升学挂在嘴边,也不把它作为教育价值的判断标准。办学当然不能不要教育质量,但他更希望用更“本真、唯美、超然”的方式去获取。

  就在培文教育论坛上,从周其凤手中正式接过聘书的柳袁照,做了一番简短的演讲,题目叫做《中学里的“北大”》,那是他任职一个多月来对培文学校、培文教育的全部思考。

  “培文学校承继北大血统,要成为北大之外最具北大形象、北大精神的学校。”柳袁照说,“我期待出现一所我梦中的学校,即中学里的‘北大’。”

  “中学里的‘北大’”,乍一听有些不通,却是柳袁照习惯的诗性表达。他心目中的“北大”是一种精神象征,是一种应该在校园里弥漫着的气息。但当下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小学,这种精神越来越稀缺。在蔡元培任校董的苏州十中,柳袁照践行诗性教育,一路走来寻找丢失的教育精神与传统。

  “今天的教育缺少蔡元培、呼唤蔡元培。”柳袁照说,“我们希望,培文是一个平台,能够为当下基础教育的问题、矛盾提供解决办法、途径的平台。我们更希望,培文是一座桥梁,桥梁的一边是历史、一边是现实,一边是当前、一边是未来,一边是现实、一边是理想,一边是现象、一边是本质,一边是大地、一边是星空。我们探寻的道路,不只是一条,可以是多重的选择。”

  在柳袁照的理想中,北大培文无论从空间到精神,都应成为一所“大学校”。他为了这一使命而来,那是他久存的心愿。